别颓

摘纪录:

大张旗鼓的离开其实都是试探,真正的离开是没有告别的,从来扯着嗓门喊着要走的人,都是最后自己把摔了一地的玻璃碎片,闷头弯腰一片一片拾了起来。而真正想离开的人,只是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裹了件最常穿的大衣,出了门,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——无仪宁死《最爱你的那十年》

摘纪录:

作者是什么
        一篇小说,我从0开始写的时候,我是造物主,什么都是空白任凭我塑造。一般来说,我的感官是,前面1/3的剧情会写得非常快,因为已经表现出来的人物羁绊还不那么深,表现出来的不深就说明真的不深,因为我只造到了这么一个不深的程度给人看,被观测到的存在才是真的存在。羁绊不深的话约束就少,就好写,我依旧可以小幅度乱发挥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到剧情2/3往后,我就很难写了。因为这些人物已经足够立体,他们的思维方式造就了选择,特定情况下他们一定会做出一个最有可能的选择,也就是说各种世界线会收束到最有可能发生的一条路上。一旦偏离了这个进展,就会觉得ooc,觉得不顺畅。我得静下心来仔细想,想我脑海里的人接下来会做什么,而不是我再随意编故事。这个时候我还是造物主吗?


不是了,我是旁观者,只是记录者。


——沈明笑

摘纪录:

极端来看,我没有,也不想拥有人际关系。对我而言,最重要的是能拥有一个人静静发呆的时间,如此而已。然后,在生鲜超市,便利商店,百元商店那小而安全的购物行为中感受一点微小的喜悦,不多作无谓的思考,孤独而忘情地度日。
——森山大道

摘纪录:

就好像你会喜欢一个偶像,多半是因为那个偶像教会了你以前你不懂的道理,而他身上闪闪发光的那些属性是你也想拥有的。你想要变得更温暖,所以你喜欢温暖的人;你还相信梦想,所以你听关于梦想的歌;你想要变得更倔强,所以你喜欢倔强而努力的人。对于偶像最好的支持,不是多狂热,而是让别人知道,支持他们的人也是一群努力的人。
——卢思浩《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》

摘纪录:

Good manners are an admission that everybody is so tender that they have to be handled with gloves. Now, human respect—you don't call a man a coward or a liar lightly, but if you spend your life sparing people's feelings and feeding their vanity, you get so you can't distinguish what should be respected in them.
彬彬有礼就是承认人人都娇弱,必须戴起手套小心对付。可是对人的尊重则另当别论了,你不随便把一个人称作懦夫或说谎者。可是如果你一辈子都小心翼翼,唯恐伤人的心而说好听的话使他们舒服,那你就分别不出他们有哪些地方值得尊重了。
——菲茨杰拉德《夜色温柔》

摘纪录:

大多数时候,标榜自己说话直的人,只是不愿花心思考虑对方的感受而已。但凡有同理心,愿意多考虑别人感受的人,都不会说出很刺耳的话,尤其是别人处境艰难的时候。



摘纪录:

我要把余生藏好,不再外借情感和物质,比原来吝啬得多;我要有分寸地使用脾气和性格,包括仅剩不多的才华,像春蚕吐丝一样,吐出黄金的时间;多跟盲人聊天,多向智者请教;用野草喂养马匹,用蜡烛比喻年纪,用毛茸茸的山水象征存在,手捧碎银子,不辜负春风。

摘纪录:

Every atom in your body came from a star that exploded. And, the atoms in your left hand probably came from a different star than your right hand. It really is the most poetic thing I know about physics: You are all stardust.
你身体里的每一个原子都来自一颗爆炸了的恒星。形成你左手的原子可能和形成你右手的来自不同的恒星。这是我所知的关于物理的最有诗意的事情:你们都是星尘。
——Lawrence M. Krauss ​

摘纪录:

摆出无比亲密的态度,装模作样地与对方套近乎,频繁地联系对方。这都说明他们并不相信自己得到了对方的信赖,若是互相信赖,便不会依赖亲密的感觉。在外人看来,反而显得冷淡。
——尼采《人性的,太人性的》

摘纪录:

极端来看,我没有,也不想拥有人际关系。对我而言,最重要的是能拥有一个人静静发呆的时间,如此而已。然后,在生鲜超市,便利商店,百元商店那小而安全的购物行为中感受一点微小的喜悦,不多作无谓的思考,孤独而忘情地度日。
——森山大道